楚山山山

哭包小女王和霸道书生的日常③

-庙会-  part 2

暮色浓浓,繁星之下的众生偶有抬头,凡人肉胎的喜怒哀乐分明最为常见,而皮囊却无一不因这些缤纷的情感色彩而镀上数层醉人的生动鲜活。

都说春意倦人,此时的人声鼎沸似是散了那琐人的困意,人人将喜悦和欢愉毫无保留的都写在了脸上,情感在盛极时往往是最能感染人的,polly对这次的出行十分兴奋,如果不是自幼刻在骨子里的教养影响,她估计就得跟刚刚举着面具跑过去的孩童一样了。

不过,尽管polly把情绪控制得再好,也难以抑制她从眼帘中满溢而出的喜色,那殷红得如玛瑙般的眼瞳映射进了橘黄的灯火,一时间,她的瞳色竟和灯辉相融在了一起,给宋远游一种远在九霄外的星辰近在咫尺可及的错觉。

宋远游的思绪不由自主的飘得远了些,那是他年幼时的记忆了,那个时候祖父仍然健在,边境的蛮人尚且没有那么的猖獗,祖父也没有被顽病所缠身,脑袋只堪堪够得着祖父膝盖上去点儿的宋远游,在一日黄昏后,陪着祖父去遛马。小小的人儿没有什么体力,祖父出奇的没有强行让他走下去,而是伸出长臂,有力地揽起小宋远游,将他平稳的放在了马上。

祖父其实生得并不算俊美,粗剑眉时常皱着,眉心之间有一道深深的凹陷,显得他甚至有些凶煞逼人,他的乌发早已枯白,数不清的皱纹遍布他的面庞,无一不昭示着他暮年的岁数,唯有那一双眼睛,丝毫没有浑浊,只要有一道微光打入,那双眼眸就能亮起来。

宋远游的祖父已西去多年,可他却唯独对祖父的那双眼睛记忆深刻,为什么呢?

就在他刚刚看到polly的眼睛时,就得出了答案。

那光芒不是含情青涩,也不是清澈纯真,而是真正能打动人心的光芒——更准确的说,应该是真正能打动宋远游的心。

宋远游不是不知道什么是光,也不是不知道什么是璀璨,他游历过四海山川,见过多少的奇珍和异宝,稀奇和陆离,他全然无动于心,这些东西对他来说,根本谈不上是什么珍贵的东西。

宋远游记得那日的斜阳似火,像生炊兵点燃的柴禾一样,仿佛就要烧红这半边天,他从不知落日余晖也能如此壮阔,年幼的宋远游被震撼到了,尚且懵懂的稚子心莫名澎湃着,他回头去看祖父,发现祖父眼眨也不眨地凝望着远方,而祖父的双瞳被火红的日光笼住,像是也要跟着一块儿燃烧起来了一样。

那一刻,祖父满头枯白的头发,遍布的皱纹被他的双目剥夺了存在,那一刻的他不是一个迟暮的守边老将,而是一个意气风发的边疆统帅。

小宋远游一时间看愣了,这是他第一次看到人世间原来还有这般夺目的事物,他呆呆的愣了很久才回过神来。

少时的宋远游不明白祖父眼中的光是什么。

待他渐渐出落成人,渐渐开始着手政务,在波江山社稷之下的宋远游渐渐明白了祖父眼中的光是什么。

那...他的光呢?

宋远游并不因郁郁不得解而成日沉闷不欢,他选择继续着祖父眼中的光往前走,手段变得愈发强硬,毫不犹豫,那是他跟祖父在黄沙百战中学到的,刀起刀落一干二净。

“对于真正的敌人,应该一击毙命,而对于有用的敌人,利用完就可以厚葬了,不是为了什么良心,利都利用上了还谈什么良心,我的意思是——总不能白白浪费了别人的感情不是?”

......

“阿游啊,那个飞起来的也是叫花灯吗?”

“阿游?”

“阿游!”

Polly抬手在宋远游垂下的眼皮前挥了挥,宋远游这才回过神来。他冲polly抱歉地笑了笑,目光顺着polly指的方向看去,随后他摇了摇头:“不是花灯哦,啊,你也可以理解为另一种样式的花灯,毕竟人们在它们上面寄予的心愿基本大同小异,只不过它的名字是孔明灯,中原各地百姓都有不同的叫法,有的地方叫它天灯,唔,其实你不觉得它就像是会飞的纸灯笼吗?”

Polly被他逗乐了,她可从没见过会飞的灯笼,新奇得不得了,央着宋远游给她买一个来玩,宋远游没有拒绝,由她拽着自己的长袖往贩卖孔明灯的小摊边去。

宋远游的神色不易察觉地沉了沉。

暮色浓浓,繁星之下的众生偶有抬头,凡人肉胎的喜怒哀乐分明最为常见,而皮囊却无一不因这些缤纷的情感色彩而镀上数层醉人的生动鲜活。

在被镀上几层醉人的生动鲜活之前的皮囊,是什么模样呢?

-

未完待续

-

哭包小女王和霸道书生的日常②

-庙会-part 1.


难得能留在汴梁小住的polly对汴梁的一切都很新奇,然而polly小殿下却不愿意随使臣去御街上晃,前有使臣,后有侍卫,小殿下原本就不被这些使臣所喜欢,还有的使臣甚至还敢明目张胆的不尊重她,小殿下一刻都不想和他们待在一起,更别谈游玩这件事还要带上他们了。


所幸她要求住在宋远游家的要求并没有被皇帝所拒绝,即便她的使臣们有意拒绝,好在有宋远游及时出面表示无碍,那些使臣们才只好悻悻的把声音闷回了肚子里。

住在宋远游府邸里的polly这才得以享受了一回没有使臣在的舒适时光,但出了府邸可就不一样了,她依旧是那个没有实权的傀儡公主,饱受冷眼和厌弃,还有如同鬼魅一般如影随形的监视。


Polly忽然记起她第一天来宋府的时候,宋远游对她说的一句话:“在我身边你大可放心,没人能动得了你,别害怕——”

她倚靠在木窗框边,目光飘而渺地投在不远处的杏花树上,不自察地笑了起来。


临近傍晚时,polly派人去请来了宋远游,此时的宋远游正在房中准备用膳,这个时候突然被polly叫去,他一时没反应过来这位摩赫那女孩的小脑袋里在想什么。


难道摩赫那人都不用吃晚膳的吗?

带着片刻闪过的疑惑,宋远游已经跟着侍女来到了polly的房门外。


宋远游单手虚握成拳放在唇前,咳了一声:“所以...小殿下你是还没用膳吗?”

Polly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尴尬地点了点头,宋远游只好摇头叹气,无奈地问道:“饿吗?”

Polly对自己的食欲坦坦荡荡,毫无遮掩:“饿!”

宋远游往窗外看了一眼渐暗的天色,忽记起今日有庙会,回头看了一眼polly,他弯了弯眼眸:“你想去看看汴梁的庙会吗?”

对汴梁十分感兴趣的Polly当然想去,她还没开口,宋远游已经从她的眼睛里得到答案了。


待二人来到庙会时,恰赶华灯初上,熙熙攘攘的人群,即使互不相识,但在此刻的阑珊灯火下却都平添了几分温暖。

Polly小殿下可是鲜少见到这样的热闹场景,她兴奋极了,甚至想要蹦起来大喊一声才能表示得出她现在有多高兴,宋远游跟在polly的斜后侧,一面警惕着周遭拥挤的人群,以防有手脚不干净的登徒子对polly下手,行人稍有靠近,宋远游则抬手拦在polly的身旁,宽大的衣袖卷着微风略有鼓起,将polly和人群隔绝开来。

polly察觉到宋远游的这个举动,抬头冲他笑了一下:“谢谢。”

宋远游愣了愣,他比polly高出太多了,这个视角向他抬头的Polly足以令他呆滞,那个笑容明明并不特别,却比庭前初绽的杏花还要灿烂,还要甜美——还要令宋远游心动。


宋远游连忙回以一笑:“应该的,跟我来,我带你去那边。”


-


未完待续..


-

关于我埋的一个不是很明显的糖分,就是宋府庭院里的杏花,我特意选杏花是因为杏花的话语是:娇羞,少女的慕情。(还有一个是疑惑,但跟这俩崽崽的故事无关,我没有代入其中。)


哭包小女王和霸道书生的日常①

临时发挥一下,以免四天假期回去后持续被轩澈提刀追杀(´ . .̫ . `)


-


宋远游记得那天刚到府邸门前,才翻身下马,转身便被一只红发的小家伙扑了个满怀。


早春初至,还带着未来得及褪去的冬意,polly的鼻头有点泛红,宋远游低头回搂了一下小家伙,两人相拥许久,polly才不舍地从宋远游胸前扬起脸来,两人相视而笑,polly带着她一向最甜的笑,凑近宋远游轻声道:“欢迎回家。”


宋远游解下披风,裹住身形娇小的polly,摩赫那的女孩大多都比东方的姑娘要高挑得多,但polly却似乎是个罕见的例外,所以宋远游的披风穿在她的身上显得格外不合身,甚至曳地了小半截。宋远游牵起她的手往前带去,宽大的帽子遮住了polly的眼睛,她只得紧紧拉住宋远游厚实的掌心,半存不离他身旁。


-

终于有理由说自己不是鸽手了x


polly和宋远游的(初?)人设:一段即将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开始展开了的跨国恋

polly――摩赫那国

父亲是摩赫那的国王,仁慈爱民,喜欢和平。
母亲是摩赫那的王后,和polly一样是红发,polly喜欢用中原的一个词来形容自己的母亲,芝兰玉树。
母亲有个同胞姐姐,也就是polly的姨妈,和polly的母亲长得很像,可性情相对起来却狠戾得多。
姨妈有个儿子叫罗德里克,也就是polly的表兄,很疼爱polly。

polly的母亲是被佞臣谋害的,但polly当时并不在摩赫那国内,回国后面对的只是一个瓷罐里的骨灰,还有铺天盖地的谎言。

幼时父母健在时,宫里其实并没有没什么奸臣,是个名副其实的小公主,想要什么就有什么,父母的掌上明珠,这样被宠溺着的小孩子当然是受不了委屈的,一受委屈就会炸毛,哭天喊地的哄不好。

当然啦,小公主是很少受到委屈的,长大之后也逐渐去掉了娇蛮的性格,改掉了许多不好的毛病,可乖巧下却是隐忍了不知多久的怨气和委屈。
并不会在外人面前哭 ,在信得过的人面前会把情绪释放出来,如果哪天发现她难过生气或是不开心什么的再也不在你面前表现出来,那么多半是真的生你气了,或是对你不再信任了。

宋远游――中国

祖父是前西北大将军,后边境动荡,不幸战死;幼时由祖父教养,受祖父影响,亦是个忠贞之人。
生父是当朝左丞,学识渊博,性情温和,于朝廷鞠躬尽瘁,于家室爱妻怜子。
生母为国公之女,知书达礼,秀外慧中,与夫婿相敬如宾,恩爱情深。

因祖父的教导,打下了良好的习武底子,九龄时被生父接回,又受书香笔墨的熏陶,加上诗词歌赋的学习,优秀的家庭背景与环境促使宋远游成了众年轻女眷的理想夫婿。
是个很温柔的人,眼中含笑,待人十分的体贴入微,但这不代表他的行事性情也很“温柔”,是让人意料之外的果断,丝毫不拖泥带水,轻重拿捏也得极其精准。
毕竟还是个少年郎,一得了空闲就喜欢与好友出门去游玩,不论品茶还是行酒令,远行还是踏青。

还喜欢接济一些自己力所能及的人或事?目前他养在院子里的一个小男娃就是他捡回来的,已经会识字了,一些阿猫阿狗就不说了,捡回来能养则养,好生照料着,若是实在养不了的便拿去送人,还有一些无家能归的老人,也乐意接回来给他们安排事务和吃住。


ps:polly是轩澈家的女儿,宋远游是我的乖儿砸。
朝代架空,但我会以宋朝为部分参考(因为听说宋朝的美食多吖哈哈哈哈哈哈!w)
           后面大概有空了就会把相关故事整理出来滴!
总感觉polly的背景有点复杂emmmmm…至少对我来说是有那么、绕诶???

我努力往甜的方向发展就好啦~~(* ̄︶ ̄*)/

噢作品名字的话,我没想好噫,polly和宋远游的沙雕日常就挺不错的不是吗!?(被轩澈捶x)

qwq存一下我云梦女儿的颜
自家女儿怎么瞅怎么好看!

一个私设的陈姑娘:P
红珠子挡着的是原本想画来当作背景的树枝
默默划掉――真的太丑了